袖子

芥末黄麦秆呼呼呼

Eyes on me

02
是锦户先来找自己的。昨天晚上他一进门就用上目线看着横山,目光游移了两下,叫了一句。
横山君。
高中的锦户亮,犯错时就是这么和乐队经理横山侯隆说话的。
横山听到这一句短短话语耳根发软。冷战全胜者的别扭尊严突然烟消云散。
“嗯……怎,怎么了?”
“那首新的曲子,其实是我想唱给你的。六年前的明天我们在一起了。明天晚上八点,我等你。横山君还没有看过我工作的样子。”
“啊……原来是这样。我、我一定会去的,在第一排。”
横山觉得很愧疚。锦户转身进走浴室。
“哦,横山君不用觉得愧疚,两个人有一个记纪念日就够了。”

原来是这样……锦户是生他这个气。
说着“你不要愧疚”,潜台词就是“你赶紧给我愧疚愧疚,想办法弥补我”的意思吧!天蝎座!
横山务实,打心底里觉得纪念日就是个普通日子。凭什么和其他在一起的日子不一样?
可是锦户说有一首歌是写给自己的,那天唱,这就不一样。有多久没有听过他唱歌了?从前他听过很多次。高一锦户亮十四岁,居然还没过变声期。少年介于清亮和沙哑之间的嗓音有一点狂气。高二时他声音就低沉了,给人一种专属于青年人的性感的印象。“户君的声音是天生的,不唱歌都可以去做声优。”
锦户在歌手公司的时候,他也总去捧场。锦户和其他几个少年组了boy band,刚开始整体的设定不稳,什么都唱。尤其唱催发少女春情的歌…工作性质太重,音准完璧,但却感觉做作而不够真诚。乐队天生不是唱这些的。横山问过:“户君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不喜欢,感觉唱歌变味了。但是还是要做下去。”
锦户本来这么回答的,不过没多久,这份工作吹了。倒是给了他一个大踏步离开的借口。
现在锦户是怎么工作的,横山倒真没观摩过。他本着“公私分明”的原则,压着好奇心不去打搅锦户亮。不过被邀请,就完全是另一种惊喜的感觉。
“好期待……”他翻开公文包,提前推进第二天的工作进度。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