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子

芥末黄麦秆呼呼呼

【BJ无差】春柏 05

10.30

  这是十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涉谷昴录完了广播,去找横山吃饭。说是吃饭,但横山实际上只要了一份沙拉和一杯柠檬水而已。

  “真的不吃吗?”涉谷看上去有点担心。

  横山摇头,笑:“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只是最近都不能帮你解决剩饭了…”

  涉谷摆了摆手:“那有什么关系嘛,我点少一点就好。”他胃口很小,儿童餐的份量就合适。但是有时候儿童餐里为了平衡营养会放一些他痛恨的食物。或者有时候他特别想吃某个菜,或者他偶尔觉得点儿童餐有点丢脸,这种时候涉谷昴就会点普通份,剩下些东西。“我没关系啊,剩下太浪费。而且我也经常吃弟弟剩下的饭,习惯了。”他记得横山第一次这样说。从那之后这就成为了某种自然的程序。无论是买的街头的点心零食,还是去饭店点菜,他吃完后都把碗盘纸袋递给横山。偶尔的涉谷昴会反省自己的任性,但多数时间他还是沉浸在自己感受到的平淡的家庭幸福感。他很有自觉,自己从原生家庭跳进了团体的家庭中,所以青春期的余味也被延长了。有时候他会感到这种有毒的带甜味平静会麻痹自己的神经……他还是梦想做一些不带吉尼斯味道的歌曲。

他还记得听见某一首歌的下午的天气、屋子里的光线,窗外的爬山虎。他把碟推进光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第一个词“最后…”从CD机中荡出来,他连吞咽都忘了。后来泷泽进屋去拿什么东西的时候瞥了涉谷一眼,吓了一大跳。CD已经放完了,房间里有些幽暗,阳光在窗框的外面,明亮得让人想推开玻璃跳出去。窗台上爬山虎的叶子像鹅掌一样,在阳光下撩动出绿水粼粼一片。涉谷坐在沙发上,脸上爬满了眼泪,桌上的水只喝了一小口。“我想唱的是那种歌,”他在心里叫喊,不过这叫喊总被盖过去。没有可失去的东西,人才会不依不饶地把嗓子叫得直到充血。但他有,他被很多人爱着。所以——

 漆木桌在吊灯灯光下反着温和的光,桌面上摆着一只餐具盒,外部装饰成一只敛起翅膀的可爱小鸟。只要按着绘有漂亮青金色的鸟颈让喙啄下,盒体就会吐出盛着的筷勺。涉谷工作后精神上有些疲倦,等菜又百无聊赖,此时趴在桌上盯着那只伫立在盒上的鸟,一下一下地按着那精巧的装饰物,听小鸟发出“咔哒”声。

  “别这样啊,好可怜。”横山出声了。涉谷身子不动趴在桌上,抬起头瞪着眼睛问他:“可怜?”

  横山笑:“就是啊,我好可怜。和我吃饭就那么无聊吗,就算是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啊,我会反思的。”  

  涉谷嗤地笑:“什么啊!”这时横山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大声震动了起来。

  “啊,抱歉昴。”涉谷冲横山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接电话。

  “喂?听得见吗?”横山侧过脸将手机夹紧了些,声音平静。可能是同事吧,涉谷想着,点亮手机屏幕看看雅虎新闻。

  “嗯……我在外面吃饭呢。和昴。”

    从这句话推断,应该是成员吧。涉谷猜。改天什么时候大家一起聚个餐吧,圣诞或者跨年后?

  “没有偷偷吃东西,就是普通沙拉……没有土豆泥,这点常识我知道的。”虽然言语很冷淡,但是横山的语气几乎说的上温柔。

  难道说不是成员吗?

  “那你今天吃的什么?又是那个吗?”

  轻轻的笑声和简单回应声。

  啊……涉谷完全停下了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原本饶有兴味微微皱起的眉头此时真的因为苦恼纠结成团。他没有抬头,但耳朵敏锐捕捉着讯息。横难道是有对象了吗?才刚刚结束巡演呢!时间上说完全不可能。是什么样的人呢?以他对横山的了解,一定是有独特气质的美人。他原本以为横山会和自己一样很喜欢具有姐姐感或者母亲感的温柔型女性,但从谈话的情况看,对方也许是个相当执着、相当努力在找话题维持关系的少女。他悄悄为这个未曾见过的女孩感到同情。

  “我没有忘记啊。怎么这么讲。我会送给你的,礼物。等着就好了。

  “没有在骗你啊!我已经准备好了的,在家里放着。知道你的生日所以早就买好了。”横山无奈地苦笑。

  涉谷叹气。桥段。恋爱必备的桥段。一百天纪念日、每年的纪念日、生日、圣诞节、情人节、白色情人节……横要被一种甜蜜牵绊住了。那么多杂志社盯着,该怎么隐瞒,怎么公关呢?而且就这个情况看,电话那端的那个人一定是很会撒娇的类型。

  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戏很多,很任性还很缠人。人家都说会送给你了,还一定要确认一下子?都说了在和昴吃饭了,不要打扰别人吃饭比较好吧。可是横看上去真的很喜欢她,完全没有顾虑我的存在。不过,遇见这样子的女孩也是一种幸运也说不定,毕竟横山是那样一个害羞的人。某种程度上他和自己很像,都会在喜欢的女性面前过分羞赧,甚至会被反以为是冷漠。其实仔细想想,自己某种程度上也是这种人。他之前从未听过横山这种冷淡而温柔的诱导口气,也许他本人没有自觉吧。这种对话,哪怕只是单方面的录音被传出去都是会掀起轩然大波的。也许横找到了幸福,这时想要当一下自己呢……涉谷忽然有一种隐隐的羡慕,还有生活中朦胧飘动的纱帷被掀起的无措。

  电话终于挂断了。涉谷定定地注视着笑意未从脸上消去的横山,张口结舌了好几秒。横山觉得奇怪:“怎么啦?”

  “刚刚在和哪个人打电话,可以问一下吗?”涉谷艰难地开口。

  “是亮啊,你以为是什么?”横山反问。“他还向你问好呢。顺便问一句,‘昴君有生日礼物送给我吗?’他真的是很喜欢你啊。你这是什么表情?”

  “哎?那是亮?”涉谷昴笑自己傻:“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他撒娇这么厉害!”他停顿了几秒,复狡黠追问横山:“横,你给他什么生日礼物啊?”

  “真狡猾!”横山幼稚气上来了,“你不先告诉我我凭什么告诉你呢?”说着一边“嗤嗤”地笑。

  “好没意思的人!”涉谷被逗乐了。这时候饭菜已经上齐,两人就相对着不言不语地吃了起来。 

tbc

——————————————————————————————

写在后面:

对不起我还是憋不住想多写写苏老师的心里事…可能会有姑娘看过难受吧,我也挺难受的,像上一章写了小内一样…但是写羽毛吃饭的时候还是有种家族内的安定感,还是会微笑出来。然后,亮要礼物这个情节一直憋在心里,终于写出来啦!关于“冷淡温柔诱导”那一段很微妙的评价,是从BJ_memo帐的微博搬运来的。真滴很戳我心眼QAQ 最近发生的事情好多好纠结,我也特别纠结九月该怎么去台湾这件事,有gn可以交流一下要怎么办嘛QAQ真的很不知所措(所以话突然多了

如果有什么意见和评论请都砸过来,或者想看见的现实情节也可以(深夜突然寂寞的我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