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子

芥末黄麦秆呼呼呼

【BJ无差】春柏 04

10.21

  柏油路上有雨水留下的湿漉漉的痕迹,下过雨开始刮冷风。横山裹了一身的凉气走进休息室,看见化妆师正在村上的脸上扑遮瑕。村上在粉饼扑簌的空隙用眼神示意,冲他打了声招呼。“早啊。今天突然冷下来了呢!”

  “早。是啊,秋老虎…我下楼之后又折回去加了件衣服呢。”说着把肩上的包放在沙发上,突然发现沙发的另一角还窝着一只黑色双肩背,上扣一只帽子。“咦,这不是——”

  吱呀一声,锦户推门进来了。“啊,横山君,早上好。你吃过早餐了吗?”

  “啊,吃了些……怎么这么问?”横山有点奇怪,看着锦户大步往这边走来,把帽子掀开拉开背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来一只水壶。

  “家里正好有榨汁机和多的水瓶,想到你上次说想喝香蕉汁就做了。带了一壶。”他眼睛亮亮的,转头问:“还有人要吗?我可以倒出来一些!”村上闭着眼憋笑:“我不用了。”旁边的化妆师也笑,手上不停:“村上桑别笑,再补一点点。您最近要好好睡觉。”

  横山惊讶,接过水壶说:“谢谢,你居然这么费心…”

  “你现在喝掉我会更开心!”锦户的眼睛明显传递这个讯息。他无奈地笑着将瓶口对着嘴巴,犹豫了下。

  “没关系快喝吧!”

  可是我喉咙有点发干!横山哭笑不得,仰头喝了一大口,感觉到香蕉纤维和牛奶滑进喉口。他余光感觉到锦户牙齿的反光面越来越大,有些窘迫地眨了眨眼。末了舔了舔嘴唇,羞涩地说:“很好喝。”随后开始大笑:“哎呀,感觉我是不是太幸福了?你们有没有嫉妒我?”

  “那肯定!”锦户挨着沙发边坐下,神气得好像发明了什么五星食谱。屋里几个人笑起来,纷纷点头撑场面。这时候安田推门。

  “啊,小章!早上好!”锦户开心地打招呼。

  安田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唬住了,怔了怔,随后鞠了一躬。“大家早上好,新的一天麻烦了!”

 

  嘉宾是热爱天空的男人,被问到最喜欢的运动项目的时候脱口而出:

  “跳伞。”

  屏幕上出现了一张他穿着一身运动装和教练的合照。平地、低垂的天空和远处的山影很给人开阔感。

  “这是在夏威夷跳完的时候的珍贵留影。”村上介绍着。

  “感觉和日本的天空不太一样呢。”横山感叹。

  锦户盘着一只腿转身看背后的屏幕,非常爱与和平地反驳:“全世界都是同一片蓝天。”说毕被村上笑着用台本打了头。他回身看见横山垂下眼睛,好像在意了,又状似不在意。

  这时锦户的心思却乱了。自己是不是又犯了说任性俏皮话的毛病了?  可是,除了这样刺探,他竟然想不到别的方法和横山更靠近一步了。笨拙的男人,这和香蕉牛奶好像就是他唯二表意的方式了。

  锦户亮并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情。他只是凭着本能去刺探,去接近,而没有想清楚如果他和横山裕亲密到他所期待的程度时两人的关系又该如何。但就因为他不想深,才拥有勇气。他们都不是能直率坦白,和钟情的人玩嬉的人。

  这时,横山的确在意着锦户。他的双眼太让人无所适从了…用眼角的余光觑去,他的眉头是拧着的。不需要回头,他也能感受到锦户别扭了。横山吞咽了一下,香蕉纤维好像梗阻在喉咙,微微发涩。你为什么要看我呢?或者,你看着我也好,轻快地笑一下吧。这样难辨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呢?…

  好像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锦户的眼睛调转了方向。横山绷紧的心脏松懈下来,自己都没留意,叹了一口气。

  傍晚回到住处已经九点了。他扭亮客厅里的吊灯,光线瞬间毛绒绒的充满了黑暗的客厅。他脱下外套,在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摸出打火机走到阳台。剧中的角色是一个正经的搜查官,一个冷酷的守护自己原则的男人。接下这个角色之后,他抽烟的频率竟然也增加了。锦户说“全世界是同一片天空”,他抬头看着东京紫黑色的夜穹,心想:不一样。天空是不一样的。北海道的夜空干净的像水洗过,但东京的夜空已经被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玷污了。夜色里跳出一簇小小的火焰,在穿梭在住宅区高楼的风的吹动下摇曳,火光映着横山的手指。他把打火机凑近嘴边,燃亮小小的烟头。他第一次抽烟是二十岁,听说抽烟可以平复焦虑。

  横山对锦户亮不一样。当他意识那个小孩长成青年的时候,他感到有些畏惧。回想起来,他该是对自己心里生长出的某一种感情,和设想到的未来的后果感到恐惧。是什么时候?他衔着烟回忆。锦户和内在news的时候,他还又焦躁又不甘。团接不到工作,大多数时间成员都无所事事。他承认,锦户和内在news的前景比在关8更好,所以一段时间竟然刻意去疏远他俩。那段时间甚至和锦户吵过架……一天中午横山打着小钢珠,接到内博贵和锦户亮的电话,一点半和另外的五个成员乘上新干线去接他们。他们失去了一片拼图。两年后的演唱会上,亮把内拉上台来,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曾经的成员穿上,八个人一起唱最后的歌。
又过了很久,在巡演的时候(那时候他只会打小鼓),锦户穿着黑色的背心径直盘腿坐在舞台上吹口琴。镁光灯打在他汗湿的肩颈上,显得他的头发更黑亮。凑在口琴处的嘴唇富有肉感,竟然看起来适合亲吻。他们不能再失去一个人了。锦户在偶像业的才能显示出来,像黄昏的天空缓缓上升的金星……不可以失去,绝对不可以失去。为了组合、为了自己的内疚。乐句结束,他的手指拨过眼前的铁风铃,拨得快了,撞击出的声音竟然局促。锦户回头瞥了自己一眼,一副抓到了他犯错的、夹着责怪和揶揄的表情。

横山怔了怔,把烟从唇间取下。

  他是个很渴望家庭的人。以前录节目的时候横山被问了这个俗气的问题“喜欢和爱是什么”。他回答“喜欢”的写法里有女子和小孩子,“爱”的下部是“心”,爱某人会发自内心地为某个人考虑,做点什么。
包括了友情亲情的广义爱,没有更safe的答案了。
他爱锦户吗?这个问题可真有点吓人。他是真的、真的对锦户不一样。最开始是零几年的时候,横山因为锦户某句话和他发生了口角,竟然在气头上刺锦户已经习惯了关东团的人气,把锦户气得眼泪怒飙。然后他自觉私下里去找锦户赔罪。锦户亮边哭边笑,一直在骂他。骂他变了、居然说出那种话、骂他赌小钢珠赌红眼连锦户亮永远不会离开关8这种事都看不清……骂了很多,横山一边哭一边笑一边认。他一直对锦户心有内疚。内疚变成在意,发酵成患得患失——他不敢想组合失去第二块拼图会变成什么样。锦户开始只拆他的台,他甘之如饴,想着这样亮拆自己的台就说明他原谅了自己、在意自己。不停被拆台的过程中,横山突然意识到,自己对锦户亮的感情已经变质成一种类似畸恋的感情。他害怕。谁见过偶像组合真的内部消化?这不是营业把前程赔进去了吗。他觉得自己在单方面体会营业范围内的恋情,直到锦户醉了说出那句话……他几乎要以为锦户也喜欢自己了。可是老天保佑,锦户亮不要再搞什么事情了。这样下去就很好,不要改变,七个人在一起走下去,三十岁、六十岁、九十岁,就很好。思维静态得幼稚,但这是横山裕实实在在的愿望。

  灼热的烟灰被风吹散了一点在手背,横山才想起自己在吸烟。“我这是在做什么?点烟取暖吗?”他感到有些好笑,深深吸入最后一口尼古丁,拿起阳台上的喷壶给吊兰浇水。转身走进屋内,洗干净今天锦户给自己的水壶,尤其仔细地用纸巾擦了擦瓶口。

tbc

——————————————————————————————

努力完成了周更 关键词香蕉汁终于出现啦(握拳

卡了有点久 果咩(双手合十

补:“同一片蓝天”是看过b站剪辑视频av3031129才想到的。剪的好好!(每天复习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