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子

芥末黄麦秆呼呼呼

【BJ无差】春柏 02

10.18
  宿醉的感受大概是梦见自己是变形金刚,咵嚓咵嚓被大卸八块又重新组合。锦户亮拨弄着自己公鸡冠一样翘起的刘海,活动了下关节。
  昨天是横山裕把自己扛回来的没错。
  看了眼手表,已经九点了。休息日偶尔放纵一下也挺好的。锦户剥掉身上已经睡的皱巴巴的衫,给自己放了一缸热水。他喜欢温度稍微高一点。酒店很舒适,他这种“严于待人”的挑剔性格都瞬间有了“在这里一直呆着也不错”的想法。他埋进水里,头发漂浮成一朵黑色水母。
  好的。明天早晨的飞机,房间角落的吉他,一本还剩五十面的书,平板里制作了一半的bgm。中午饭打算去寻找炸鸡,下午看看成员有什么安排,没有的话他想去当地的水族馆(大阪东京箱根都去过了,锦户亮想召唤神龙)。水面冒出一串气泡。
  不行啊!他破出水面,头发可怜地贴在额前。他昨天怎么会开始喝酒?这不是他,横山做出这种事的可能性更高一些才对。锦户“哗啦”一声从水里站起来又坐下,把前发往脑后顺,将脸埋进手心。也许是因为太开心吧。昨天那一场演唱会超棒。
  十二个小时之前,他走进闪闪发亮的巨大舞台,还在向四万人挥手说再见。原本黑暗一片,只有手灯和荧光棒作为光源的的观众席突然亮了,喷满七色彩带。一个个小光点后的笑脸突然出现,人们伸手去抢那些半空飞卷的彩带,非常幸福的样子,以至于涉谷昴笑着说:“你们不要只顾着彩带啊,给我看看关杰尼啊。”
  这样的谢幕使他感到心内感性的部分被风鼓胀了起来,泪腺分泌出的水压迫着眼眶。他更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他们是卖梦的人。
  刷过牙,他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拿起手机给横山发了一条消息:
  昨晚谢了。
  line群里几个人说下午要去买特产,锦户早决定顺路的时候买一些,就没有回复了。他拿出平板搜索水族馆路线。突然身旁的手机屏幕亮起,是经纪人发来了新的时间表,配色还挺好看。“这是新时间表的电子版,辛苦锦户先生了!今天请好好休息。”
  他抓起手机回复:“是我要感激你,最近辛苦了。”然后将图片设置为桌面的背景,之前的表格被覆盖住了。
  其实是怎样呢?偶像也不过只是千百种工作的一种罢了。

10.18
  听说过札幌春天丁香和金合欢同时盛放的炫景,还有冬天银妆素裹之中冬青墨绿好像雪原动物的眼睛。可惜赶不上十一月下旬的白色灯饰节了……现在,红叶银杏涂抹出秋天,走在集市大概通过鼻子可以想象到鲑鱼,豆酱和黄油如何在竹筐和瓶子中堆满吧。给弟弟和朋友带些特产好了。
  你们有谁下午要买些特产吗?可以一起去。他在群里写。
  丸山大仓和村上陆续说要一起。大家在群里又随意聊了聊,就去餐厅吃饭了。回到房间的时候,横山裕感到自己的手机贴着大腿震动了一下。他解开锁屏,看着那简短的四个字,然后把手机放进口袋。
  他思考要回复什么才合适。五分钟之后,他决定放弃。这对于一个互联网移民身份的轻度社交恐惧症患者来说难度太高。
  天气真好,远处的山都可以清晰地看见。天空高悬,浅蓝色渐渐泛白,映着深绿的山显得更加高远了。横山站在窗边站一会儿,心里做斗争。
  不是不能去,不是不想去。他在斗争什么?大约只是无法适应心中某股难以明辨的涌流的冲击,身体和心灵都条件反射的僵硬了。
  挣扎了一阵,他还是摸出手机点开对话框:今年就不用喝酒了,晚上一起吃饭可以吗?
  札幌的啤酒太有名了,这一次也不应该错过的。
  Tora乖乖地悬挂在小号架上,黄铜表面泛出漂亮的光。横山提起小号开始练习,清亮的音符喇叭里流出来。

tbc
———————————————————————
这里真的没有时间概念,想到哪个地名就开始写了,所以时间线和现实完全无关…
虽然很短,但下一篇会有情感流露的!这样下去太慢热了,我也好着急(ಥ_ಥ)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