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子

芥末黄麦秆呼呼呼

【短打一发】鱼

bgm:
分享Studio “Syrup Comfiture”的单曲《melt in the sky》http://music.163.com/song/833438?userid=129037444 (@网易云音乐)

0.
  卧病在床的日子非常寂寞,晓美焰时刻得只能平伸着扎进针管的苍白细弱的胳膊。病人平时的消遣就是翻翻托父母带来的漫画,或者书,或者打开病房里的电视。但那些节目大多数都很无聊,一群健康人哗众取宠,说一些她完全听不懂的笑话,很无聊。她给天花板上的裂缝编故事,把语文课本翻了一遍又一遍,在护士和父母都不在的时候把点滴调快直到自己的血管疼到承受不住的程度…总之,晓美焰是一个非常寂寞的病人。
  直到某一天,病房里新住进一个有些神经质的女人。女人总是喃喃自语,她原有一个女儿,后来女儿死了。父母告诉她不要和女人说话,那两天在准备她的转病房手续。转走的前一天晚上,晓美焰一反常态,搭了女人的话茬。
  “我女儿活着的话,和你一样大。”
  “嗯…你女儿活着的话,我也许能和她成为好朋友。”
  “你从来没有过朋友吗?都没有什么同龄人来探望你。”
  “有过的,不过她们好像都把我忘记了。”
  “真可怜。如果你找不到朋友的话,就养个宠物吧。宠物是朋友。”
  养狗的人不怕吵闹,养猫的人不怕麻烦。她不能和狗散步,对猫毛过敏,又怕吵闹,又怕麻烦,于是打算养鱼。金鱼不会移动,只能在圆形的鱼缸里安静地吐泡泡,温顺得像囚禁它的鱼缸,没有棱角。它很漂亮,金红色的身子,乳白色的腹,鱼尾薄纱一般。
  晓美焰还是很寂寞。
  四年级的朋友曾经送过她一只钢笔。她养了两个月的金鱼,厌倦了。她将钢笔旋开,把墨水倾进鱼缸里,冷眼看着那只金鱼被墨色的花埋住。
  鱼缸空了。
  她胳膊里的管子被拔出来的那一天,火烧云烧了半天。她看见天边有一朵云长得很像鱼,很像她的鱼,鱼尾巴在空中翻卷像一朵花。她拿起鱼缸,把那朵云装进去,栩栩如生。
  呆了半晌,她把鱼缸放下了。她的鱼看起来好自由,像神。
  晓美焰抓起立柜上用花丸圈出了开学日期的日历本,将它抱在胸前。她对着一朵云许愿:让我交一个朋友吧。第二天清晨,她仔仔细细编好了自己的两条麻花辫。
  鹿目圆是班上的保健委员,一个温柔又幽默的少女。晓 美焰如愿了,她想,自己的雀跃,自己小心翼翼编好的辫子都是为了和鹿目圆的相遇。她们整整两个月形影不离。

1.
  一定是因为她没想起还愿的事吧。

2.
  晓美焰走在放学的路上,在天边看见了一尾鱼。
  这样说实在是非常的反常识:实际上,那是一朵云,不过正好被风吹成了鱼的形状,层叠的云絮映着金红色的夕阳犹如鱼鳞一般。黑铁似的建筑林立在盛大的余晖下,那一朵云好像俯视着见泷原,优雅地浮空游曳。
  火焰一样的颜色灼疼她的眼睛。那不被注意的神迹是一条丝线,牵连着此世和异世吗?闭上眼,鲜红的颜色竟然留在了眼皮之下,左上方出现了一个光点。她集中意志追随着光斑,眼前于是幻化出一个稚嫩的鲜洁的身体。那娇小的苍白的身躯爆发出无匹的能量,孤身一人拼力向前奔去。
  “记忆总是这样折磨我。”她咬牙,胸腔里蓄起钝痛。“为什么她要去?总要去?一次又一次?”她默问,睁开眼睛,一切鲜红涌了进来。“为什么一定要是她?”
  如果那金色能被搓揉成一根丝绳,如果晓美焰能拽住那根绳穿过熊熊燃烧的云层去翻找鹿目圆的话,她是会抠出自己的双眼,将玻璃质和血肉揉搓出一根哪怕蜘蛛线细的垂丝的。
  “让别人去死,她只要这样选择,一切迎刃而解。至于我,上帝知道的,我可以再重复一万次这样的夏天。这样充满罪孽的身体,你也会审判的吧,如同你用光箭射穿横陈少女尸身的索多玛一样。只有我记得,并为你痛苦。而其他人不知廉耻地活着。你的慈悲还被谁记得?”
  巴麻美注意到身后停滞的脚步,她回身,撞见晓美焰半疯的眼。那双眼睛直视夕阳,却好像对着深渊。“晓美焰?”她大吃一惊。
  她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我没事。”
  没事吗?巴麻美装作放下心来的样子,边走边忧虑。焰那个样子,简直是被绝望逼迫的患者。
  一定是我想多了。今晚烤巴旦杏蛋糕,她们会开心的。

Fin.

写在后面:
虽然看起来是焰单人,但实际上是意识流的焰圆焰...腿完就复习近代史(*´-`)

评论

热度(2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袖子 转载了此文字